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大 Joe | 17th Jun 2014 | 有感而發 | (151 Reads)

近日《「一國兩制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》白皮書,被大律師公會斥發放錯誤訊息,傳媒又說基本法已被修改,但沒多久律師公會卻說並無此事,究竟誰是誰非?

讓我們先看大律師公會的回應原文:

http://thehousenews.com/politics/%E5%8F%8D%E9%A7%81%E7%99%BD%E7%9A%AE%E6%9B%B8-%E5%A4%A7%E5%BE%8B%E5%B8%AB%E5%85%AC%E6%9C%83%E8%81%B2%E6%98%8E%E5%85%A8%E6%96%87/

 

大律師公會的回應,不難發現幾點:

1. 大律師公會指出的不同點並非一般人的矛盾點(把高度自治解釋為全部自治),故和一般人的矛盾無關(目前主要的反應,是認為以前是全部自治,大陸無權過問香港)。

2. 關於白皮書Division 2 of Part V, "尊重和維護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的修改權和解釋權。",大律師公會似前後有矛盾之處,第一,"公會認為,除了法院以外,並沒有一種由第三方訂立的「正確理解」基本法制度,法院毋須聽命於任何官員、任何學者等等「一錘定音式的最終解讀」",但其次,又說"公會重申,人大釋法應該「甚少發生(rarely)」以及「謹慎進行(cautiously undertaken)」",即亦承認人大有權釋法(事實上過去亦有幾次由人大釋法,是否有權亦並非由大律師公會說了算),亦不覺得和過去有何改變。

3. 關於Division 3 Part V「治港者」不應包括司法人員的觀點,這點部份認同,但亦有疑問,難道"港人治港"要把司法人員撇除在外? 而該條文內容其實並無提過司法不是獨立,大律司公會把其上綱至司法獨立範籌,是否過敏便見仁見智了。至於把"肩負正確理解.. 香港基本法的重任"引伸為"一錘定音式的最終解讀",似乎又無限上綱了。

而最奇怪的是,大律司公會只環繞「治港者」來造文章,那白皮書究竟有否提到香港司法獨立的問題? 下面就是白皮書的全文,大家可下載研究:

http://big5.gov.cn/gate/big5/www.gov.cn/xinwen/2014-06/10/content_2697833.htm
白皮書清楚說明:
"香港特別行政⋯⋯區各級法院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機關,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。特別行政區成立後,設立終審法院行使特別行政區的終審權。原在香港實行的司法體制,除因設立終審法院而産生變化外,予以保留。原在香港實施的普通法及相關的司法原則和制度,包括獨立審判原則、遵循先例原則、陪審制度原則等延續實行。特別行政區法院對國防、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,除繼續保持香港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則對法院審判權所作的限制外,對特別行政區所有的案件均有審判權。特別行政區法院審判案件時可參考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司法判例,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。"

 這比只針對「治港者」三字來造文章,清晰得多,奇怪的是,大律師公會對此全無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