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大 Joe | 15th Jul 2014 | 有感而發 | (569 Reads)

超速駕駛, 本來只是駕駛者個人的事, 假如交通不暢順, 駕駛者沒可能超速, 故超速根本影響不到任何人, 包括經濟和民生也影響不到. 況且, 689政府對超速的門檻訂得太低而不合時宜, 警方公安執法時又專在那些限速50的路段執法, 這分明是有篩選, 完全只是為了交數, 濫權, 而非為安全, 故此, 為了民主和公義, 對抗惡法, 對抗689政府和濫權的公安, 我決定公民抗命, 在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下, 決定愛與和平, 超速駕駛!

一如所料, 689竟然指使公安, 沿途開了超速⋯⋯攝影機, 對我進行政治打壓, 更過份的, 是濫權對我進行政治檢控, 除了罰款, 更用無能的政府官員的思維, 對一個為民主為公義的成年駕駛者進行小學生式的扣分, 甚至要強制我去上駕駛改進課程, 如此幼稚的行政方式, 竟然可以管治香港? 我相信這絕對是北方指使的!
更過份的是, 強制駕駛改善課程竟然要上全日, 朝九晚六, 而且沒有早餐午餐供應, 連水也沒有, 又不許我用電話, 想向在天堂的阿媽求救也不能, 是多麼的不人道呀! 這根本是監禁! 整天課程, 就是聽那過時的監頭在洗腦, 講解甚麼交通條例, 駕駛者應有態度, 我呸!! 我就是為民主為公義才不惜犧牲自己挑戰法律公民抗命的, 而且我多次見公安車在路上超速, 為何公安就可以公然犯法?

我對「愛與和平超速」引起前線警務人員顧慮表示歉意,但超速駕駛者絕對不是尋釁滋事,我要求警員不要將超速者視為不良分子,法律不等同良心,因有惡法。即使是善法,也有惡意執法。因此,嚴格執法不可能保證人的良知不被違背。

689政府更在課室內設置CCTV, 上完整天的課還要考試, 監頭還恐嚇說上課全程有攝錄交運輸處, 上課態度不好或考試不合格也要重考,這分明是白色恐怖!為免事後被傳媒朋友過份關心或成績不佳被五毛們大造文章, 我決定認真上課, 終於考試成績是100分滿分! 豈有此理, 為甚麼只有分數沒有星星? 為甚麼沒有傳媒來訪問狀元? 沒傳媒訪問我怎可以公開說為了公義和民主超過少少速度是值得? 這分明又是政治打壓!
取了考試成績, 我決定自己不超速了, 也會叫阿仔不要超速, 但會鼓勵所有人超速, 因為這是代表民主公義和正義! 況且超速不一定犯法, 只要愛於和平超速, 警察抄牌時合作地交出車牌身份證便可, 我還準備舉辦愛與和平超速駕駛訓練班, 當然籌款箱是一定會有的, 請大家支持愛與和平超速駕駛!
今天不超速, 明天將不能駕車!!